主田资讯>财经>政策性银行加大逆周期调节有哪些选项?

政策性银行加大逆周期调节有哪些选项?-主田资讯

2019-10-29 13:54:01 阅读:4114

[《宏观阅读笔记》是UIC证券高级宏观研究员张德礼在界面新闻中设立的分析宏观经济形势的专栏]

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最近召开了第八次会议,主题是“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提高金融服务的实际经济能力”。在下一阶段工作部署中,突出政策性金融机构,指出“要进一步深化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完善治理体系和激励机制,遵循金融机构运行规则,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的反周期调整作用”。

我认为,这里提到的政策性金融机构主要是指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这三家政策性银行。在FSC第八次会议之后,从公共信息的角度来看,没有披露政策性银行增加反周期调整的具体部署。鉴于政策性银行经营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贯彻落实中央政府的各项政策和安排,它们在加快反周期调整后,可能会对支持需求方面的经济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因此,研究政策性银行增加反周期调整的可能途径,对预测经济形势和资本市场走势具有明显的意义。借鉴近年来政策性银行反周期调整的经验,结合本次会议向反周期方向的调整,笔者认为有三种可能的方式。

首先,有可能以特别建设基金的形式再次运作。然而,由于这种模式的一些缺陷,不太可能通过这种模式增加反周期调整的可能性。

2015年至2017年,通过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共7批资金以专项建设资金的形式投入,总额超过2万亿元。该模式的具体操作模式分为以下步骤:

首先,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有针对性地向邮政储蓄银行和其他银行发行债券。中央政府对债券进行贴现(初始贴现率达到90%,即定向发行的债券利息的90%由中央政府支付)。两大政策性银行筹集资金后设立专项建设资金。其次,符合条件的企业向当地政府申请专项建设资金支持。最后,专项建设资金将以股权形式向企业或项目公司注入资金,以满足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对项目资金比例的要求(大多为20%或25%)。然后,基金将通过匹配贷款或债券筹集。

这种模式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包括中央政府贴现政策银行的高效率、股权参与项目的退出周期长、支持贷款融资的杠杆作用。

但是,在具体操作中,还有一些难题需要解决。首先是挤出效应。由于中央政府的贴息,专项建设资金的融资成本相对较低,因此对投资项目回报率的要求也低于其他资金方。这种竞争优势对其他资本方不公平,会排挤其他资本方的投资需求。二是资金监管相对严格,包括申请、发放和使用阶段的严格监管和跟踪。一些地方政府不积极应用和使用。第三,专项建设资金投入使用非常迅速。例如,1.2万亿元人民币在成立后的半年内投入使用。然而,地方政府的申请和使用并不活跃,导致资金沉淀。一些钱存了起来,没有用完。

由于政策效果不如预期,2017年整体经济保持稳定,专项建设资金模式在2017年下半年逐步停止。

最近,有人认为专项建设资金可能会再次出现。作者认为这是可能的,但可能性很低,至少在今年和2020年上半年。

一方面,现行政策允许地方政府特别债券筹集的资金作为资本投资于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这种放松与以前以股权形式投资于项目公司的专项建设资金基本相同。不再需要依靠专项建设资金来解决资金问题。

另一方面,目前使基础设施投资困难的核心制约因素不是缺乏资金,而是缺乏收入和风险相匹配的项目,以及融资相匹配的困难。专项建设资金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第二,可以增加基础设施项目的配套贷款。该政策明确表示,地方政府的特殊债券可以作为资本,按照政策方向投资于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但基础设施投资反弹并不强劲。笔者了解到,制约因素之一是银行认为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对应的基本建设项目在收益率计算上不够客观,项目实际收益率可能低于公布的收益率。特种债券的发行机构是省级财政部门,这部分资金的偿还是有保证的。但是,项目配套贷款的还款主体是项目公司,未来的还本付息可能会有一定的压力。因此,商业银行在发放配套贷款时要谨慎。

政策性银行享受国家信贷,融资成本低于普通商业银行。此外,他们的业务目标不是以利润为导向的。未来,政策性银行可能被用来缓解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支持问题,特别债券将被用来筹集资金。政策性银行的配套贷款将用于促进基础设施项目的实施。

第三,可以增加对私营企业的贷款支持。去年第四季度,政策开始转向支持民营企业,出台了许多政策,如减税和减费、设立救助基金、发行信用违约互换等。,改善民营企业的经营环境。然而,从民营企业债券的二级市场交易和民营企业主导的制造业投资表现低迷来看,支持民营企业的各项政策的实际效果并不如当初预期的那么好。

根据作者以前的研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包括民营企业对未来的谨慎预期、终端需求疲软以及出口产业链的不确定性较大。然而,政策要关注的民营企业融资困难仍然是民营企业面临的主要制约因素之一。

FSC第八次会议要求政策性银行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时,提到了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两个方向。笔者认为,政策性银行可以通过增加对民营企业的贷款支持,避免商业金融机构支持民营企业时一刀切的做法,同时实现上述两个目标,这也符合当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取向。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必要识别民营企业。关键是解决私营企业全面受损的问题,而不是用水淹没私营企业。

央行数据显示,经过5个月的暂停后,psl于9月重启,资金总额为246亿元,psl余额开始上升。在早期阶段,psl主要用于指导政策性银行增加对棚户区改造项目的支持。今年,新建棚户区不到300万个,低于2018年的626万个。因此,psl这次不太可能重启以支持棚户区改造。它更有可能为政策金融机构提供长期稳定和适当的成本资金,以支持基础设施和私营企业。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总体而言,政策性银行将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这比商业金融机构在促进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转变方面更有效。可能的运作方式包括重新出现专项建设资金、增加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支持贷款以及增加对私营企业的贷款支持。考虑到专项建设资金的挤出效应和当前扶持民营企业的基调不匹配、对资金运用和使用的监管相对严格导致地方政府缺乏积极性和资金的沉淀,笔者认为通过专项建设资金增加反周期调整的可能性相对较低,后两种可能性更大。

(注:本文仅代表代表的个人观点。责任电子邮件:zhoujing@jiemian.com)

随机新闻